黑色周评洗尽浮华

2017年10月23日 ·  
   

  上周文章提到周一交割之后价格会有所回调,之后的行情需关注大会、宏观数据和库存数据,本周的走势和数据公布情况基本符合预期。目前来看,黑色1805的5个合约全部给出反转信号,1801只有铁矿给出信号,其他合约还需耐心等耐。近期远月合约明显表现更为强势,这反映了市场看空近月需求、看多远月需求的预期,然而,尽管明年供暖季结束之后北方需求爆发是必然事件,但与此同时产量也会释放,近月和远月的供需矛盾到底谁更强?目前市场在这一点上可能存在误判,远近合约强弱转换的发生不会太远。短期我认为还会继续洗,把对价格走势想当然的人,把头脑不清楚的人洗出局。

  从螺纹的盘口数据来看,虽然周三周四的回调力度较大,但多头从上周四、五已经掌握主动权,并且牢牢掌握在手里,尽管如此,主力多头洗盘和压价的意图也非常明显,拉高平,拉高平,大额多单平仓之后吸引大空头跑步进场,在行情大幅向下之后又在低位大量捡筹,诱空杀散,节奏基本如此。期货市场风云诡谲的背后所反映的不仅是政策的力量和宏观经济运行情况,同时还有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复杂博弈,这种情况决定了短期走势的扑朔迷离,如果不了解产业的复杂情况,那无异于盲人摸象、管中窥豹。

  在牛市趋势里,一方面,价格高企的时候,需求随之下行,需求方通过各种方式打压期货从而影响现货价格,现货跌价之后成交开始放量,原来隐藏着的需求开始浮现。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这是基本逻辑之一;另一方面,在需求和盈利良好的情况下,压价行为必然是有限度的,否则将伤及自身,这就是所谓的底部;第三,在供应持续紧张的情况下,低价买货的时间窗口是有限的,等到某一天需求方发现时间窗口已经关闭的时候,成交就开始持续放量了,期货市场的一致性预期就出来了,这一方面对大行情启动起着决定性作用。目前来看,有些人对这个价格并不满意,还想看一看,压一压。总而言之,有人急着上车却被甩下车,有人不急却眼睁睁看着车开过,有人稳稳坐上车随风荡漾,市场就是这样让你爱恨交加。至于会不会变成熊市趋势呢,除非出现大量的货物积压和资金断裂,主动的压价行为变成迫不得已的恐慌情绪和抛售行为,这个条件目前我看不到,至少等这轮房地产补完库存再说。

  库存方面,本周钢材库存环比大幅下降,螺纹社库降了21.5万吨,热卷社库降了7.7万吨,同比方面,螺纹略高于去年同期水平,热卷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厂库方面,中钢协公布的9月底重点企业库存仍然处于低位,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00万吨,所以整体的钢材库存水平是相当低的,供需面维持紧平衡。此外,本周找钢网数据和mysteel出现打架,找钢认为螺纹库存降幅不多,而且还有一些货积压在港口未纳入统计,但是港口的货有多少,有20万吨吗,恐怕没有吧。不管如何,10月中下旬之后将进入去库存周期,我们静待后期数据能否持续下降。原料方面,虽然库存可用天数相对仍然较高,但是市场的预期已经充分反映在期货价格上,之所以期货价格一直下跌,是因为现货价格还没跌到位,现货跌到位了,基本就没啥好跌了。

  本周宏观数据方面,基本验证此前看法,除了上周公布的9月份进出口数据大幅回升之外,本周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房地产投资、工业增加值增速环比均高于8月份,证伪了之前市场认为8月份之后宏观经济将会下行的预期,中长期国债利率创新高和商品期货的企稳反弹就反映了市场预期的修正。此外,9月份整体通胀的回落主要还是由于食品价格环比出现了一定回落,但是核心CPI、非食品CPI和服务类CPI仍在稳步上升,这种情况有利于改善实体经济预期,对于后期的投资增长将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

  目前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因素主要来自于基建投资、国有企业去杠杆和PPP投资增速的放缓,可以看到基建投资和国企投资增速的持续下滑比较一致,这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基数原因所导致的。去年是十三五规划开局之年,基建和国企投资均有较大规模的放量,进入2017年后增速有所回落是正常的,但从绝对值来看依然保持一个较为稳健的增长。PPP方面,短期来看进入执行阶段的投资增速有所回落,但是总投资额仍在加速增长,短期虽有所调整,但长远来看大力发展PPP的趋势不会改变,国有企业和管制行业的改革、蛋糕的重新瓜分、激发民间创造性和投资积极性,目前仅仅只是开始。

  此外需要关注10月16号川妈在IMF年会上的演讲和19号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答记者问,金融机构防风险去杠杆、国有企业去杠杆,这两个方面一定是中长期政策,川妈希望强化大家的预期和认识,不要心存幻想。包括会上所提到的“明斯基时刻”,我觉得这一点既要正确认识,也不要过度的解读。明斯基时刻是美国经济学家明斯基对于金融危机发生原因一个简明透彻的理论总结,其核心驱动因素在于顺周期性,主要表现是信贷的盲目扩张和资产价格的非理性暴涨。当经济从复苏走向繁荣时,市场心态会从乐观走向盲目乐观,于是资产价格暴涨,银行和实体经济疯狂借贷,从而忽视了隐含的风险甚至出现纵容风险的行为,一旦实体经济的偿债能力出现问题,就会导致资金链的断裂,银行信贷从极度扩张突然走向急剧收缩,于是金融危机开始爆发。所以要有逆周期思路,在经济复苏的初期,就需要警惕和抑制这些风险苗头,防止越积越多的风险影响经济的健康发展。

  从目前国内的风险来看,主要存在于金融机构、国有企业和地方融资平台上面,而且去杠杆防风险在持续推进,M2、基建投资、国企投资增速的下行都是去杠杆的表现,这些问题是决策层在反复强调的,不会对市场构成意料之外的负面影响。而民营企业方面,尽管2015年至2016年初国有企业出现一个大幅加杠杆的情况,但民营企业仍处于去杠杆的过程当中,从民间投资情况和私营企业资产负债情况来看,目前私营经济还没有从去杠杆走向加杠杆,2017年私营企业资产负债率同比仍在下降,所以民间投资是需要刺激的重点。此外,居民部门的杠杆率整体还不算高,但要防止合理加杠杆变成非理性加杠杆,不要披着消费贷甚至信用贷的外衣,结果是变相的住房贷款,这就要出问题,要控制居民部门的信贷风险。

  除了谈这一块的内容,小川行长还提到下半年经济增速有望达到7%,并且认为“推动经济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家庭部门消费的快速增长”。从消费的情况来看,今年的消费增长波动性较大,1-2月出现较大幅度回落,3-6月大幅回升,7-8月回落,9月份逐渐回升,这种情况的出现主要来自于长期消费结构的变化和短期刺激政策的基数回落效应。目前居民消费总额占比高低依次是汽车类、食品烟酒类、石油类、服装类,这四类消费品占比超过65%,其次是电器音像器材、医疗保健用品、日用品、通讯器材和文娱用品等,这些品类的占比不超过30%,而近年来,食品类消费的增速一直处于一个滑落态势,而高端消费保持较快速增长,这是正常情况,反映了居民消费结构的不断改善,但由于食品类消费占比较大,短期可能会对整体消费增速构成一定负面影响;另一方面,由于今年汽车购置优惠的减少,一、二季度汽车消费增速出现较大幅度回落,短期也对消费增速产生了抑制作用,但三季度以来回升较为明显,鉴于四季度一般是汽车消费旺季,有望对消费增速形成提振作用。消费结构的逐渐改善,高端消费的进一步增长,将对中长期投资增速形成支撑作用。

  除了国内消费之外,四季度一般是欧美消费旺季,鉴于目前欧美经济仍处于稳健复苏的通道上,国内出口有望保持较快增长,增速破年内新高并非没有可能。假如四季度消费保持稳健,投资有所回升,出口保持增长态势,达到7%的可能性并不低。由于央行掌握了实体经济的详细融资需求情况,我认为小川行长的判断一定有依据,不管到底能否达到7%,其实只要经济保持在稳健复苏的态势上,各方面改革循序推进,就无需过多担忧,看多股市商品、看空债市的判断不变。

 

  • 下一篇文章
  • 没有了

最新资讯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