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付爱民:做稳资金和赚大钱并不矛盾

2017年02月16日 ·  
   

付爱民


上海睿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董事长


现任清华、北大期货实战班讲师,另兼任中国投资家俱乐部的副理事长。10余年期货市场交易经验,中长线投资,趋势为主。目前管理资金规模1.5亿元左右。


投资荣誉:第二届“海通杯”操盘手大奖赛亚军(3个月289.19% 的收益率),第三届海通杯期货实盘大赛冠军(12个月 3384%的收益率),第三届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第二名(4个月287.13%的收益率),第四届全国期货实盘大赛百万以下组冠军(4个月466.80%的收益率)

相关链接:

期货中国专访付爱民:我的交易核心,就是风险控制http://www.7hcn.com/article/54612-1.html

期货中国专访付爱民:更稳健,更持久,从个人到团队http://www.7hcn.com/article/148597-1.html


访谈精彩语录:


做期货初期,重仓是一种比较浮躁的表现。


做“寿星”更重要,不要追求做“明星”。


这是一个投资戒律,永远不要在亏损的头寸上加码。


加仓本身是比较激进的手法,用正金字塔的方法可以有所缓解。


我做了18年的期货,前10年我都属于重仓交易者。


市场是一个机遇市场,投机要抓住机会,机会到的时候要敢于把握。


目前,我是大多数的稳健加少数的激进。


每一次止损就是一个新的开始。


不止损就像是不止住伤口的血,一次意外就足以毙命。


做趋势的人会死在震荡里面,因为来回止损;而不止损,则会在趋势里面死掉。


首先要用对策略,再根据不同的策略来设计止损。


我一般是多品种多策略,平均每天操作十来个品种。


多做几个品种,资金容量会比较大。


做单个品种会出现“老兵怕冷枪,新兵怕大炮”的现象,就是担心出现意外的情况。


不重仓和多品种交易的意义是相同的,就是采取分散的策略,让整个资金的运行更加平稳。


复利的利润很大,实际上不需要赌一把就能赚到很大的钱,做稳资金和赚大钱并不矛盾。


如果把期货当赌博,除非你赌对了撤出期货市场,如果不撤出来,迟早一天会亏掉的,所以赌是没意义的。


没有大趋势,处在迷茫的时候,我一般采取对冲。


基本面和技术面达到完美统一的时候,我会做单边。


和小资金相比,大资金在离场的时候更关键,出现风险的时候要提前反应,没有破位之前就要离开。


对我而言,大资金更能平稳盈利。


期货市场与其它市场相比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不缺机会。


期货对我而言应该是一个好助手,而不是会陷进去的东西。


善输者赢,成功的人都是善于失败的人,


可以把期货当成现货来做,这是我目前的感觉。


做期货是因为热爱期货,完全把期货当做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如果把期货当做职业来看待,反而没出息。


自己越轻越能感觉到势在哪里,能把势感觉出来,期货就能做好了。


我自己70%是基本面分析,30%是技术面分析。


通过基本面确定买卖方向,通过技术面决定买卖时机。


老傅(傅海棠)的观点有点偏激,但是我觉得也是对的,基本面决定了整个趋势,只要风险控制得好,可以不看技术面。


基本面分析是站在山顶上看风景,技术面是站在山中间看底下,其实都能看清楚。


基本面分析更能捕捉大的行情,技术面分析则一步步赚钱,最终通过复利增长赚很多钱。


我做了十年短线,应该是有盘感的,能闻到钱的味道。


盘感自己是能复制的。


一定不会存在“永久有效的交易系统”。


处在震荡市还是单边市,最终要看基本面。


收藏艺术品和股票一样,要买绩优股,能买第一最好不要买第二。


大的政策才会导致大的行情,所以今年或者是明年肯定会出现大的行情。


艺术品和收藏品只是一种分散投资,并不是我的专业。


我感觉艺术品目前已经出现了泡沫。


我觉得我的高收益是可以复制的。


一个专业的交易员该放的时候一定要放出去,要敢于把资金压在少数几个品种上。


现在市场的容量越来越大,可以容纳大资金的运作。


交易是期货的核心,公司(睿福投资)只配专业的交易员,没有其他人员。


交资金给他的时候他的风格是适应当时的行情的。


我会拿盈利部分采取激进的模式来做,本金部分还是稳健的模式。


这个产品(付爱民的汇添富专户产品)比较中规中矩,我把它定位成风险中低、收益中高的产品,大部分投资者都可以认购。


民间委托理财和期货合伙都是一个过渡,最终我看好的还是期货公募、期货信托、期货CTA。


若要联系付爱民-睿福投资,与其沟通交流,期货中国网可为您预约,联系电话:0571-85803287


期货中国1、付爱民先生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期货中国网的专访。1994年您就进入了期货市场,多年的投资沉浮之后,您总结了多条“交易戒律”,其中“不重仓”是很重要的一条,请您谈谈重仓交易的危害性?


付爱民:重仓交易做对能赚很多钱,但做交易最重要的一点是风险控制,而重仓交易不利于风险控制。做期货初期,重仓是一种比较浮躁的表现。随着自己交易时间越来越长,对重仓交易的理解也更深刻。重仓交易翻倍快、亏光也快,即便成功了几个100%,只要亏一次100%,就亏光了。所以期货做久了之后,我认为做“寿星”更重要,不要追求做“明星”。



期货中国2、就您看来,交易者是不是任何时候都不能重仓?在实际交易的过程中,什么时候可以加仓?什么时候可以偶尔重仓?


付爱民:目前,一年时间里我自己会有两三次的相对重仓,但这个重仓的意义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60%-70%就是重仓,我以前的做法重仓会在80%-90%,甚至在盈利的时候还会加码。现在,单子进场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盈利的时候可能会加仓,但是整个加仓的节奏比以前会缓,仓位占总资金比例的控制是重中之重。加仓一定是在盈利的情况下,亏损绝对不会加仓。这是一个投资戒律,永远不要在亏损的头寸上加码。



期货中国3、关于加仓模式,您觉得“1、若干次等量加仓”、“2、正金字塔加仓”、“3、倒金字塔加仓”这三种模式哪一种最好?为什么?


付爱民:就我个人而言会选正金字塔加仓,初步底仓相对多(其实仓位也不大),盈利之后加仓肯定越来越小,这是一种相对安全的模式。行情在拉升的过程中,如果加仓加重了,稍微一回撤,盈利就没了。正金字塔加仓的好处,第一,整个盈利能保持;第二,加仓本身是比较激进的手法,用正金字塔的方法可以有所缓解。也有很多交易者不采取加仓的手法,一次性把仓位建好,以后就不加仓,即使加仓也加在其它的品种上,因为加仓本来就比较激进,就不要再过于激进了。倒金字塔是特别激进的手法,如果加仓后出现一个回调,可能导致整个交易的失败。



期货中国4、在平仓时,您觉得“一次性平仓”更好,还是“逐步减仓”更好?


付爱民:如果是止损平仓,我会一次性平仓,如果是盈利的单子,特别是达到我的目标位置,可能会逐步减仓。在趋势的形势中主要是用趋势的方法,在趋势行情中我不知道顶和底在哪里,到了目标位就可以逐步减仓。



期货中国5、有些交易者习惯于重仓交易,也有少数朋友通过重仓交易获得了暴利(甚至是财富神话),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付爱民:我做了18年的期货,前10年我都属于重仓交易者。初期资金量不是很大的时候,不会采取稳定的手法,而会用重仓交易。机会到了要敢于出手,这是当年的思维。现在随着资金规模的扩大,以前的重仓手法用得少了,整个交易会趋于稳健。


关于少数朋友获得的暴利,特别是大资金的重仓暴利,只能当成欣赏。小资金的重仓暴利我认为是正常的,因为起步时不重仓,可能很难成功。资金小的时候一般是年轻的时候,敢于搏,随着资金的扩大,年龄的增长,就要求稳,这是两个不同的阶段。我会专门弄一个账户,用相对激进的做法。我自己现在分成三个账户,其中一个账户会比较激进,真的出现机会的时候,我还是敢于重仓交易。我觉得这是对投资的理解,市场是一个机遇市场,投机要抓住机会,机会到的时候要敢于把握。


目前,我是大多数的稳健加少数的激进。



期货中国6、您以前交了不少学费,才悟出做期货必须“坚决止损”,请您谈谈止损的重要性?


付爱民:以前觉得止损下不了手,现在止损已经做得非常轻松,止损就当是一次机会,每一次止损就是一个新的开始。如果不止损,这个单子一直放着,会对自己的思维产生很大的影响。不止损就像是不止住伤口的血,一次意外就足以毙命。一次不止损可以把整个利润都吐完。止损是一个重要性的节奏,一方面是停止亏损,另一方面是静下心来重新开始,寻找新的机会。



期货中国7、有些交易者的亏损就是被来来回回的止损止掉的,止损的方法不对,即便严格执行止损,最终还是要亏钱的。请问投资者应如何找到正确的止损方法?


付爱民:做趋势的人会死在震荡里面,因为来回止损;而不止损,则会在趋势里面死掉。其实做交易是看不同的方法,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方法,某些人在某个阶段会有适合他的行情。交易方式从大的角度去区分,就这两种,一种是震荡手法,一种是趋势手法。如果在震荡中止损设得很小,并且坚决止损,那就来来回回止损止没了,但趋势手法肯定是一破位就止损。当然,用趋势手法在震荡行情中也留不住单。


所以首先要用对策略,再根据不同的策略来设计止损,这比单纯用固定的点位止损、幅度止损或一两根K线破位止损要好很多。这两年,我认为市场处于大的震荡格局中,我用的止损策略是不一样的。总之就是不同的行情,要用不同的进场方法和止损方法,这可以规避一些来来回回的止损。尽量降低止损次数,这也就是资金管理的重要问题。首先交易方法先要用对,针对特定的方法,再去想相应的止损手法。



期货中国8、有人喜欢集中做一个品种或少数几个品种,有人喜欢同时关注和参与很多个品种,您觉得哪一种更好?您一般采用哪一种模式?


付爱民:我一般是多品种多策略,平均每天操作十来个品种。所以我用的是第二种模式,从我个人感觉而言,这种模式比较好。随着资金规模扩大,第一,多做几个品种,资金容量会比较大,第二,做久了之后,做单个品种会出现“老兵怕冷枪,新兵怕大炮”的现象,就是担心出现意外的情况。如果品种多,即使一两个品种出现意外,整个资金和盈利率还会比较好。至于刚才提到的重仓,做对一个品种时利润很高,而做多个品种虽然利润不见得比重仓单个品种高,但是整体会比较稳健。不重仓和多个品种交易的意义是相同的,就是采取分散的策略,让整个资金的运行更加平稳。


某些现货商对某个行业特别了解,那么专做单个品种又是另外一种解释了。而作为一般的期货投资者而言,则是做多个品种会更好一些。

期货中国10、做期货可以单边投机,也可以双向套利或对冲,您在交易时只做单边投机,还是也涉及双向对冲?您会在什么时候只做单边?在什么时候做点对冲?


付爱民:我做的手法,8成利润来源于单边趋势。但是没有大趋势,处在迷茫的时候,我一般采取对冲。这有两种作用,一种是规避风险,第二是赚点小的利润,为运作趋势行情准备一些弹药。我做单边讲究共振,基本面和技术面都看,当它们达到完美统一的时候,我会做单边。



期货中国11、在做期货的前些年,您操作的是小资金,如今,您运作的资金规模相对比较大。请问,操作大资金和小资金是否有差别?盈利难度哪一个更大?您在具体操作上,心态是否会有所不同?


付爱民:和小资金相比,大资金在离场的时候更关键,出现风险的时候要提前反应,没有破位之前就要离开。小资金到点位就走,大资金则要提前,小资金是该走就走,大资金是能走则走。


盈利难度而言,可能大资金盈利相对更容易,因为子弹多、兵力也多,方法和策略的运用也可以更加充分,操作的品种可以更多,对我而言,大资金更能平稳盈利。


我做小资金的时候,心态是不一样的,现在做大资金则开始求稳了。小资金一般都是初期阶段,比较浮躁,希望有暴利。资金量不同对盈利率的需求不同,赚50%高还是赚500%才满意?小资金可能是满仓交易,如果不满仓交易,大的利润出不来。在心态上,大资金讲究平和、平静,不要急于求成。期货市场与其它市场相比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不缺机会,这就更加要求心态和用的方法与策略的对路。说得比较夸张一点,什么行情都能赚钱,震荡市用震荡法,趋势市用趋势法,关键是用什么心态和方法去处理。



期货中国12、在经历了多次大赚大亏之后,现在的您如何看待期货交易中的“盈亏得失”?如何看待人生中的“成败得失”?


付爱民:做期货的人成败都很正常,成功多的时候,败的一定也多,这是相辅相成的,不可能光成不败。成成败败都很正常,光成不败反而不正常。每次失败,我都看成开一个工厂请工人、付房租、买原料、买设备所需要支付的成本,同样在期货里把每次止损都当做该发出去的钱,这是交易成本,就和支付手续费是一样的。我们需要很多小失败,要善于失败,一次交易的失败不能导致人生的失败。


前些年刻骨铭心的失败对我的影响很大。目前从交易风格以及人生的成长来看,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期货对我而言应该是一个好助手,而不是会陷进去的东西。我已经知道破产的痛苦,而且每次破产都不是一两天能爬起来的。现在自我承受能力、家庭责任包括资金规模,都不允许破产。


还有一点就是善输者赢,成功的人都是善于失败的人,光对不错的人反而不是成功者。有人对一个期货比赛的数据做过总结,排名在前面的人失败率都是很高的,成功率比较高的人反而垫底,因为他们对的时候每次都赚小钱,错一次就亏大了。



期货中国13、在您刚开始接触期货时,您觉得期货市场是一个怎样的市场?五年前,您觉得期货市场是一个怎样的市场?现在的您,觉得期货市场是一个怎样的市场?


付爱民:刚接触期货的时候是94、95年,当时整个市场就是一个赌场的感觉,一是黑幕,二是资金操纵,完全是一个资金市,任何的研究在当时都是没有用的。所以那个时候是靠一个“搏”字,市场乱象丛生,最终导致国家的治理和整顿。


到了03年的时候,整个期货市场迎来新的发展。那时把期货市场当成是机遇市场,更加注重技术分析,是一个投机市场,可以抓机会,市场已经比较正常了。


现在,我与现货的接触比较多。去年我接触过几家轮胎企业,一个轮胎厂的轮胎加工,怎么降低成本,最终的成本在于期货市场点价的高低。我们做期货的时候就像是开一家企业,可以把期货当成现货来做,这是我目前的感觉。现在的期货市场已经越来越规范,甚至这段时间很多现货商都在说定价权已经全部转到期货市场中来了。从某种意义上把期货当成现货企业来做,肯定会有新的认识。



期货中国14、期货在您的生命中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您自己在期货市场又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


付爱民:做期货是因为热爱期货,完全把期货当做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如果把期货当做职业来看待,反而没出息。我们在最难的时候都坚持了下来,就是因为把期货当做身体的一部分。做期货的到达痴迷的程度,经过很多失败还能待下来。如果把它当成职业,只要发现更有前途的行业,可能早就转行跳槽了。我现在做的很多事情,包括在外面讲课交流,把对期货的理解以及自己看到知道的东西告诉大家,完全也是出于对期货的热爱。


目前做的很多事情,特别是期货投资公司的运作上,包括各类基金模式的创新上,我都是一个探索者的角色。比如现在做的公募基金产品,在行业中也属于一种探索。



期货中国15、您在和朋友的交谈中曾说过,“做期货要像羽毛一样,放弃自己的重量,甚至放弃自己的观点。”这句话,我们应该如何理解?


付爱民:这句话就类似于“高手无观点”,这是一种思维上的境界,永远要顺应市场。下围棋要背定式和棋谱,但日本的围棋大师吴清源(祖籍中国福建)的结论则是忘了定式,忘了棋谱,他下棋该怎么下就怎么下,顺应棋的流势,不知道止于何方、停在何处,完全是随心所欲的地步,这是一种最高境界。目前我们在追求这种境界,有一点我们能体会到,气氛达到最后就无我了。真正的势是看大势赚大钱,自己越轻越能感觉到势在哪里,能把势感觉出来,期货就能做好了。



期货中国16、您的朋友傅海棠反对技术分析、认为做期货只能用基本面分析,他在期货市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5万元18个月做到1.2亿。对他的观点和交易模式,您怎么看?


付爱民:我自己70%是基本面分析,30%是技术面分析。通过基本面确定买卖方向,通过技术面决定买卖时机。老傅的观点有点偏激,但是我觉得也是对的,基本面决定了整个趋势,只要风险控制得好,可以不看技术面。他的基本面分析比较完备,抓住了行业的周期,甚至抓住了本质的东西。虽然他是基本面的分析,但很多进场点的选择还是很不错的。他有自己的选点模式,但不是按照我们的K形图来选的,他通过基本面的分析,选点的时机拥有了自己特殊的手法。



期货中国17、另外一些朋友,认为做期货只需要技术、不用看任何基本面,比如做系统化交易的周伟,他也获得了很大的成功,30万元47个月做到2000万。对他的观点和交易模式,您又怎么看?


付爱民:技术面本身就包含了一切,都含在价格中,这是技术分析存在的原理。我以前也是一个纯技术分析者,但我认为技术分析对资金的容量可能是有限的,现在我觉得技术分析是对基本面的补充。这两者的高度不一样,基本面分析是站在山顶上看风景,技术面是站在山中间看底下,其实都能看清楚。如果只是单独用两种方法,互相之间不弥补,感觉是有点极端了。基本面分析能捕捉到一些特别大的机会,能留住单子,技术分析很多单子会被洗出来。所以我认为基本面分析更能捕捉大的行情,技术面分析则一步步赚钱,最终通过复利增长赚很多钱。基本面是一次性赚钱,技术面是多次赚钱,这是它们各自的优势,反过来各自的优势也是对方的缺点。



期货中国18、您自己做期货,在品种选择方面,用基本面分析更多还是技术分析更多?在行情预判方面,用基本面分析更多还是技术分析更多?在进出场操作方面,用基本面分析更多还是技术分析更多?


付爱民:做出行情判断,买和卖的方向是依据基本面,技术面决定的是买卖的时机,这是我自己的做法。


品种是由基本面分析选的,当然,通过技术面也可以挑出一些特别的品种,然后看基本面,如果基本面是好的,它们两个能产生共振,我就重仓,如果技术面看涨,基本面不看涨、看空,这种行情我一般选择不做,两者一定要统一。基本面决定我的方向和品种选择,技术面再看好,基本面不看好,我一般不会去做,要做也只是做对冲。对冲在特殊情况下使用,是考虑到整个行情震荡时的投资组合。如果单边做一个品种,我绝对不会去做一个基本面不好的品种。



期货中国9、有些人认为做期货必须追求稳健盈利、在严格控制风险的前提下一步一步慢慢地把资金做大,也有人认为做期货就是要赌一把、要么大赚要么大亏,您如何看待这两种观点?


付爱民:我同意第一个观点就是稳健盈利。我03年、05年、07年都翻了几十倍,但最终都亏了回去。后来我把风险控制好,才慢慢做大,所获得的利润额其实已经远远超出当时的数目了。复利的收益率看上去不大,但其实利润额可能远大于大赚大亏后的表现。复利的利润很大,实际上不需要赌一把就能赚到很大的钱,做稳资金和赚大钱并不矛盾。如果把期货当赌博,除非你赌对了撤出期货市场,如果不撤出来,迟早一天会亏掉的,所以赌是没意义的。


最新资讯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