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鸡心态:黑天鹅并非真的不可预测

2018年01月19日 ·  
   

 11月26日,周四,感恩节。作为美股投资者,老毕最不喜欢的假期,就是感恩节。正日休市,翌日只开半天,头尾合计,一周只有3.5个交易日。


  买卖两闲唔在讲,手上一些正在叫糊、节前差些少到价却未能食出的期权仓位,隔了一个假日而复市只开半天,夜长梦多,难免矣。


  期权贵在速战速决,拖得两拖,整个部署可能就此给打乱。不过,话得说回头,美国人重视感恩节甚于圣诞,佳节当前股市照开,为造就阁下食糊妨碍别人一家大小共聚天伦,太没道理了吧?


  一千零一日


  Thanksgiving,大部分人第一时间想起火鸡,老毕却无惧大时大节扫兴,乌鸦口讲黑天鹅。最近看了不少展望2016年市场前景的文章,论者爱把所有潜在风险或危机都说成「黑天鹅」。


  沿此路进,中国陷入通缩、美股调整一成、IS再次发动恐袭,无一不是黑天鹅。真的那么多「黑天鹅」,还怕它什么来着?


  看了那么多似是而非的「黑天鹅」,终于在财经网(博客,微博)站Business Insider发现一篇既应景又令人满意的评论。作者Myles Udland引用的例子——感恩节火鸡的一千零一日——取自塔利布(Nassim Taleb)2007出版的《黑天鹅》(The Black Swan)原著。


  书中的火鸡,每日给主人喂饲,不愁吃喝合共一千零一天。久而久之,火鸡对人类的「善心」习以为常,「幸福」(well-being)感觉与日俱增,从未想过主人其实别有用心。


  一天一天过去,某年感恩节前夕的星期三下午,人类终于露出「丑恶」面目,连提带秤把火鸡送进厨房。到了这个关口,火鸡再蠢也知道主人千日以来「大发善心」所为何事。不幸的是,火鸡恍然大悟的一刻,离成为感恩节桌上大餐就只那么一天半日了。


  塔利布要说的,实为根据过去情境预测未来,后果可以很严重。《黑天鹅》书中那只自以为「幸福」的火鸡,一天到晚只管大吃大喝,对主人终有一天宰了牠全无戒心。在火鸡感到最温暖最安全的一刻,牠面对的杀机(风险)正正就是最高。


  集体智慧


  每次谈及黑天鹅,我总会不期然地想起赛马。任何人都可以从往绩、马匹状态、场地性能等「客观标准」判断赛驹的胜算。赔率所反映的,正正就是投注人的集体智慧。实际赛果既可跟马迷的集体智慧配合得「天衣无缝」,亦可荒腔走板石破天惊。


  老毕曾在这里说过,我心目中不折不扣的马场黑天鹅,乃1999年香港打吡。该赛冠亚军皆为99倍大冷门,任何「客观标准」俱无用武之地,正好应了塔利布所说,过去经验轻则没用或错误,重则「致命地误导」。


  回说那场打吡,赛果固然测无可测,更「黑天鹅」的是,四岁马平磅争标,按照以往经验,赛驱既无年龄上的分野,亦无负重上的消长,优势劣败天经地义。


  事实恰好相反,被捧成热门的全军尽墨,所有人认定只有陪跑份儿的两只大冷,却神奇地一Q过凯旋门。这样的结果,如何解释?


  刚过去的周末,有「雷神」之称、在港战绩无人能及的外籍骑师莫雷拉,策骑本港有史以来能力最高的「世纪靓马」步步友,这样的黄金组合,全人类都认为必胜无疑,结果步步友只跑第三,眼镜碎了一地。那又是否「合理」?


  想输都难?


  所谓的黑天鹅,也许并非真的不可预测,而是当全世界皆根据过去经验、知识、印象,得出步步友「想输都难」的结论,从而给牠1.4倍的独赢赔率。黑天鹅不在赛果本身,而在马迷判断该驹取胜机率时不自觉地堕入了的「火鸡心态」。


  下次有人系又黑天鹅,唔系又黑天鹅,别忘了请他吃火鸡!


  本文作者毕老林,香港知名财经专栏作者。惯以粤语落笔行文。为保留原文原汁原味,本编未做转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