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胶大佬王海滨:即使得罪所有同行也要发的一篇文章

2018年01月22日 ·  
   

 基金一成立,平台方老总,一个经历风雨的老期货,就告诫我不要再公开写橡胶,以免招来麻烦。


  时至今日,我几个帐户全空仓,基金也没什么持仓,有几十手胶,进进出出的。


  而这一篇文章也不是讲行情的。


  说实话我也很迷茫,几周前合作伙伴给我报名参加两次会议,一次橡胶谷,我因家事没有去成,一次是版纳,我急匆匆赶过去,只一天就回来了。


  会议上有很多老朋友,傍晚自由发言时,我正低头看手机,有朋友让我讲讲,我当时就笑。


  因为我知道让我讲,是大家记着我在一年多以前参加宗德婚礼时说的6000点。


  我只好告诉大家这是个玩笑,说实在的,我现在很迷茫,也不知道往何处去,否则我就会坚定的持仓。


  会议上许多投资公司老总也表示空仓,没有做空了。


  我关心的是产业,中午出去逛了一圈,然后晚间又和一些本地产业的深谈了一会儿,就赶凌晨飞机走了。


  橡胶产业怎么样了呢?


  这是我们今天谈的,与投机和价格无关。


  我曾是个理想主义者,你要说现在有没有情怀,我确切的告诉你:没有了。


  所以,我下面谈的理想业态,你也就不用当真。


  一个产业的发展,有其自然规律,在一个长周期里,有赚钱的时段,于是人们就拼命扩大投资,到了顶点就会陨落,很多投资人亏损,死去,于是供需达到平衡,经过漫长的底部徘徊,价格重新起来,新的投资人又开始投资,周而复始。


  成功的投资人是逆周期投资,在底部开始做长趋势投资;在顶部开始前离场,或者在金融市场作套保保护产业渡过漫长的寒冬,只赚基差维持生存就可以。


  一个长达百年的企业,就应该这样经营。


  即使我把这个道理说透,绝大多数人还是追涨杀跌,不会去做这样的投资的。否则这个世界就遍地成功的人了。


  事实上,到现在的格局,只能拼资金,拼融资能力。


  轮胎业也是拼资金,拼资金的成本和来源,从而以长时间的消耗,把市场上的对手排挤出局,以维持生存。这里面除了海外巨头,就是本土数百家中小轮胎厂相互搏杀。海外巨头无论在体量还是品牌溢价上,都远远超过所有的中国轮胎厂。故此,中国的轮胎厂只是内斗,这也是一个兼并的时段,从同族工厂的失败中,兼并产能壮大自己。


  这取决于资本能力,没有融资能力的只能维持生存,祈祷能活到终点,不会垮掉,也不会被人吃掉。


  不过,他们还面临国家政策的挤压,那就是关税。


  对于国家政策面来说,是一个两难的地步,是保护种植业,还是保护下游产业,都有巨大的产业劳工。


  很多人说,直补,才是兼顾上下游的策略。


  这里我们就不讨论,先说目前中国橡胶业面临的困境,其实就是来自海外的强力冲击,越南以空前的低价,七千多的现货价格,冲击整个橡胶行业。以至于轮胎产业的发言人说,转移到泰国的轮胎工厂在橡胶成本上也没有什么优势。


  实际上,中国橡胶产业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就是民营胶厂的全面溃退,融资能力是一个方面;来自产业巨头的竞争压力是主要的。产业巨头有更多的资金可以坚持,他们在收胶原材料的能力上更强。


  但产业巨头也面临巨大的生存压力,他们收原材料制造橡胶,在现实的消费市场是无法与海内外的低价橡胶竞争的。只能依赖交割或者国储收储来维持生存。


  我听到不少攻击产业巨头的话语,也在会议上听到嘉宾婉转的批评,认为让胶价顺畅的跌下去,会更有利于整个产业格局的整理。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不觉得产业巨头有对错或者道德困境的问题,这就是囚徒困境,他们必然要在这样的格局里去挣扎求生。在海外庞大的低价产能面前,如果没有国家的支撑,他们必死无疑。


  所以,只有在小格局的博弈里,以所有可能的政策谋生,以兼并的趋势来扩大规模,这个和轮胎产业的格局并没有太大差别,差别是轮胎产业都是民营为主,只能靠自己的死尸堆积出生存者。


  那天,朋友问我是不是很绝望?


  我就笑了,这只是个小产业,有什么绝望可言?绝望应该是看到中国普遍的各个产业都是这样的格局。


  正如所有的谷物:大豆、玉米、小麦、菜籽等等,白糖和棉花等等,未来都会在全球化的产业结构冲击下,变得依赖海外。


  在短暂的关税壁垒保护之下,代价是下游产业的溃败,比如纺织业。而民生产品,也就是快速消费品的部分食品,因为消费者的品牌和价格不是像中间件那样敏感,才能够维持下游工厂的生存。


  倒霉的是,轮胎产业不在其中。你我在行业内,知道三角轮胎是好的,双钱也不错。普通消费者会认吗?会拿自己的性命来试错吗?


  所以,下游产业要押注价格竞争,在价格竞争的恶性循环里走向宿命;而上游是小池塘里的鳄鱼之战,把小鱼虾吞噬干净后,等待池塘的枯竭干涸而死。


  对于上游而言,我忘了会议上是哪个老总说的,只有全乳胶进入消费环节后,整个上游产业才能够盘活,进入良性的生存状态。


  但到那一步,就意味着国内外价差拉平才行。在泰国、印尼、越南、柬埔寨、缅甸这些新老产胶国的胶价与中国的胶价价差消失才能够做到。否则轮胎业的挣扎求生,一定会以大量的低价产胶国来替代,决不会用自己国家的高价胶。


  这是常识。


  某一年日本的首相选举,我看了首相背后的家族势力,是普利斯通,顿时明白轮胎业作为一个耐用消耗品,是这个星球上少有的好产业。而这些世界级别的巨头,长达半个世纪以上的生存,是建立在对橡胶产业周期和经济周期的充分理解上。


  真正强悍的轮胎产业超越了经济周期。


  我和泰国的一些橡胶企业有所接触,但从没有听过东南亚橡胶产业高层的言谈,或者说即使是听到,也不会有真心的表露。有一个已经做得非常好,从它的扩张中,我感受到它的理念。这家公司对产业周期的理解也非常深厚。当我去缅甸想要设立胶厂时,他们已经有了两家工厂,让我瞠目结舌。


  不过当我回头看自己国家的橡胶产业时,心里一阵悲凉。


  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即使我这篇文章得罪了所有的同行,也就这样了。


  还能怎么样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