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中国专访肖国平:投资是无限接近事实真相的过程

2017年02月16日 ·  
   

肖国平:

经济学硕士,现任浙江永安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时任永安期货总经理助理兼资产管理部经理,曾担任永安期货研发部主管、事业部经理。对期货资产管理,特别是期货套利有着深入的研究。


访谈精彩语录:


期货公司做资产管理业务,规模不到5个亿是很难盈利的。


最大的挑战是人才,第二个挑战是渠道,第三个挑战是盈利模式。


期货公司竞争的风格会转变,一些公司就专门做经纪业务,一些公司则偏重做资管业务,生态链就会更丰富。


我们弱化单个投资经理,强化整个团队的投资思路。


资产管理业务的关键是找到一个可复制的投资模式,做真正的资产管理而不是投机。


期货公司CTA的集合理财,以后这种形式可能会做得比较大。


风控问题还是相对比较明确的,第一要有严格的制度,第二要有严格的执行人员。


期现套利最安全。


最有效、可能实现的收益率最高的套利模式,要看市场给什么类型的机会。


我们用基于基本面分析的套利。


我们的投资理念是投资是一个无限接近事实真相的过程。


简单来讲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风险的,只能说套利的风险相对小。


风险的关键点是能否识别事实的真相以及识别这个事实真相的程度多高。


期货行业是最具完全竞争市场特征的一个行业,这个市场需要很高的开放度。



期货中国1、肖总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期货中国网的专访。资产管理业务马上就要推出了,您能否谈谈期货资产管理业务与期货公司传统业务的差异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


肖国平:第一点,从期货公司的角度来讲,业务模式的现金流不一样,资产管理业务的资金流相对波动性、变动性比较大,传统业务都是一个正的现金流,传统业务的现金流更稳定,而资产管理业务的投入则不一定有收获。第二,人员的要求不一样,资产管理对人才素质的要求跟传统业务人才不一样。第三,竞争力要素的不同,传统业务的核心在于营销能力、组织构架的完整性、营业网点的分布等,而资产管理业务体现的则是投资能力好不好。



期货中国2、期货资产管理业务的推出对期货公司来说有何重要意义?期货公司将会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肖国平:业务模式不一样,刚开始是经纪业务、期货咨询业务,期货咨询业务推出来已经一两年了,目前来看效果不是很好,对利润的贡献不多,现在期货公司可以做资产管理业务,对大家来说这是个很好的业务,当然,资管业务推出后能不能盈利是另外一回事情。

机遇:如果做得好的话,可以拓宽业务模式,对经纪业务的促进作用更强。挑战:最大的挑战是有没有相关的人才,第二个挑战是有没有渠道,就是钱怎么来,再深入就是盈利模式是否具备普遍性、是否具备规模性、是否具备可持续性。就像现在的程序化交易,我是认为不可持续的,至少是没有规模的。如果一个交易模式一百万能做到20%-50%的收益,资金大了就不行,那么资产管理业务只做这么点规模就没什么意义了,我认为期货公司做资产管理业务,规模不到5个亿是很难盈利的。



期货中国3、期货资产管理业务首批试点预计在11月份前后出炉,您觉得首批试点的公司是否更有优势?


肖国平:我觉得没有必然联系,资管业务的核心是成熟的投资理念、稳定的盈利模式,先批出来的公司是满足证监会的要求,这些公司已经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证明在经纪业务上还是有优势的,包括注册资本、分类监管等,这批公司能产生比较好的投资人才的概率要高一点,但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



期货中国4、资管业务正式推出后,整个期货行业的生态格局是否会有所变化?


肖国平:我觉得需要时间,要看这个业务占整个生态的比例,如果前面三年都不盈利,我觉得生态格局不会改变;如果业务做大以后,对整个期货公司利润的比例占的大了,就会产生分化,还有会让很多公司转型,比如原本比较有特点的,基本上符合要求的公司,经纪业务可以逐步缩小,重点做资管业务。期货公司竞争的风格就会转变,一些公司就专门做经纪业务,一些公司则偏重做资管业务,生态链就会更丰富。



期货中国5、期货资产管理业务的推出,最紧缺的是人才,最近一些期货公司更是开出了百万年薪招聘资管业务人才,您觉得该如何解决人才紧缺问题?永安是如何构建自己的资管团队?


肖国平:我们公司以自己培养人才为主,我们弱化单个投资经理,强化整个团队的投资思路,强化我们的理念,按这样的模式去运作。

我们基本上以研究人员升华转化为投资经理为主,自己培养,从初级研究员到助理研究员,到研究员,到高级研究员,到首席研究员,再到投资经理,现在资管团队人员有8个。



期货中国6、证监会正式发布的《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规定,申请资管业务试点的期货公司净资本至少要达到5亿元以上,对净资本的限制是否会引发期货公司新一轮的增资潮?


肖国平:这个肯定会的,现在大家都在增资。



 

期货中国7、期货资管业务的推出,业内人士有看好的,也有不看好的,一部分人认为资管业务可以改变期货公司单一的盈利模式,增加期货公司的收入,也有一部分人认为资管业务开展将会很困难,短期内并不能给期货公司带来更多的盈利,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肖国平:他们的看法都有道理,资管业务在短期内要给公司带来多大的盈利是比较困难的。资产管理业务的关键是找到一个可复制的投资模式,做真正的资产管理而不是投机,资产管理的规模和投机是不一样的。银行的资产管理业务是怎么保值增值,期货公司的资产管理也一样,也是如何为客户资产保值增值的问题,不是用来以大搏小的过程。期货资产管理业务在整个大的资产管理行业(银行、证券、债券、保险等都有资产管理业务)里面来说,如果能超越其它资产管理就会有相对的优势。



期货中国8、因为资产管理业务涉及证券、基金等多个方面,券商系的期货公司是否更占有优势?


肖国平:可能会有优势,券商系期货公司对资产管理模式相对来说更了解一些,第二它的客户资源可能会更好一点。但关键还是对期货资产管理核心的理解,期货的资产管理核心是怎么理解期货这个管理工具,所以券商系跟非券商系并不存在很大的差异。



期货中国9、未来随着更多期货新品种的上市和期货公司资产管理业务等的开展,将会有更多的券商、基金和信托等机构进入期货市场,之间的合作也会越来越密切,永安跟这些机构的合作将如何展开?


肖国平:这个从两方面讲,第一,现在永安已经有和这些机构在合作,从自身的资产管理业务来讲,以后也会跟他们合作,他们至少在集合理财上有优势;第二,从公司的非资产管理业务来讲,我们也会合作,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平台,找做得比较好的资产管理人才跟这些机构合作,让他们在我们永安这个平台上去合作。

 




期货中国10、今年7月,财通基金与永安期货共同合作发行了“永安1号”一对多公募产品,受到投资者热捧,您能否介绍下该款产品的特点?


肖国平:发行主体是财通基金,永安的角色是个投资咨询的角色,产品本身的特点是套利对冲型,我们把它定位一个低风险中等收益的一个产品,8000万的规模。



期货中国11、期货公募产品、期货信托产品、期货有限合伙产品、期货公司CTA产品、民间个人委托理财产品等各类资产管理形式中,您最看好哪一类(或哪几类)的发展?为什么?


肖国平:期货公司CTA的集合理财,以后这种形式可能会做得比较大。期货公募产品、期货信托产品、期货有限合伙产品、期货公司CTA产品、民间个人委托理财产品,从收益回报回来,都会有做得好或做得差的。期货公司CTA单账户管理可能会有做得好的,但从大的资产管理概念来讲,期货公司CTA单账户管理规模上是做不大的,要做大规模要看以后推出的CTA集合理财。



期货中国12、期货公司CTA业务的推出,哪些类型的交易策略会成为主流,哪些客户会成为购买期货公司CTA产品的主要群体?


肖国平:程序化交易、套利对冲、博取高收益的投机策略这三种会成为CTA交易策略主流。

自己做不好期货,对期货市场有一定的了解,也知道期货市场会有一批人能够经常盈利、愿意给别人托管资产,这批客户可能会是期货公司首批CTA产品的主要群体。



 

期货中国13、有业内人士说,期货资产管理要发展成立资管子公司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你是否认同这个观点?永安是否考虑成立资管子公司?


肖国平:这是对的,但是期货公司成立资管子公司是个遥远的趋势,能不能成立子公司还要看业务类型,如果单纯全部做期货,就不是个大类别的资产管理公司,纯粹是个期货资产管理公司,我觉得成立子公司和不成立子公司没有多大区别,如果期货资产只是管理的一部分,则可以成立一个子公司。永安是要看政策的允许,以后业务的发展趋势,如果有这方面的需求,也会这么做。



期货中国14、在未来开展资管业务时如何解决风险控制问题仍然是一道大难题,您觉得该如何破解这一大难题?永安期货又是如何做的?


肖国平:风控问题还是相对比较明确的,第一要有严格的制度,第二要有严格的执行人员,就是这两点就可以了。第一,很严格的制度已经设置在那里,有多少风控的比例,严格按照这个操作就可以。第二,严格的执行人员,风控人员跟投资经理要分开,各做各的事情,这样谁都没有错误。



期货中国15、您对套利有着深入的研究,套利有跨合约套利、期现套利、跨市场套利、跨品种套利,您主要研究哪种类型的套利,您觉得哪一种最有效、最安全、可能实现的收益率最高?


肖国平:跨合约套利、期现套利、跨市场套利、跨品种套利,这些类型的套利我们都有涉及。期现套利最安全。最有效、可能实现的收益率最高的套利模式,则要看市场给什么类型的机会。



期货中国16、套利的方法,有基于基本面分析的套利,有基于技术分析的套利,有基于数理统计的套利,您主要用哪一种或哪几种方法?


肖国平:我们用基于基本面分析的套利,我们的投资理念是投资是一个无限接近事实真相的过程,历史经验和数理统计只能是个大概率事件,但是出现小概率事件时可能会有很强的杀伤力。



期货中国17、很多人认为套利是没有风险的,而实际上套利也是有风险的,就您看来套利的风险主要有哪些方面,应该如何控制这些风险?


肖国平:简单来讲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风险的,只能说套利的风险相对小。关于止损的风险,套利是不大好止损的。大部分做统计套利的人做豆粕反套的时候,他认为200点到300点的价差很高了,可能会向零回归,但像今年的情况可以从200点拉升到600点,这个时候对统计套利的人来说认识不到价差扩大的原理在哪里,所以他止损的时候会很麻烦。风险的关键点是能否识别事实的真相以及识别这个事实真相的程度多高。



期货中国18、就目前中国的期货市场规模而言,您觉得能够容纳多大资金做套利?


肖国平:这个要看对套利的定义,如果是跨月的套利,规模可能就几个亿;跨品种的套利可能几十个亿;跨市场套利可能几百个亿。



期货中国19、最后,请您展望一下整个行业如今的众多创新举措下,未来三五年的发展趋势?


肖国平:从交易模式上来说,期货行业是最具完全竞争市场特征的一个行业,这个市场需要很高的开放度。期货行业跟整个国家的经济政策都有关系,如果在一个开放的大环境,期货行业肯定能够发展;如果大环境收缩,这个市场应该得不到大的发展。市场的开放度越高,行业发展的可能性就越大。



最新资讯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