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中国专访孟一:期指上市,期货公司会走不同的路

2017年02月16日 ·  
   

孟一,CCTV证券资讯频道期货节目总制片人、主持人,程序化交易员。

2006年起在CCTV证券资讯频道担任期货及外汇节目主持人,08年升任期货节目总制片人、主持人,制作并主持每日直播节目《期货时间》,主持人物志类节目《期货名家》交易方法论节目《投资我主张》。加拿大渥太华大学金融MBA,留学期间荣任该校校史上首位华人MBA学生会副主席,研究方向是无风险套利模型。

访谈精彩语录:

在《期货时间》节目当中,我们秉承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理念。

不论用怎样的形容词来形容它(股指期货)的上市对于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都不为过。

有些人认为股指期货是市场的加速器,而我认为它更是市场的稳定器。

经过市场的大浪淘沙,或许一两年你就可以发现哪些基金经理人是真正优秀的基金经理人。

股指期货上来之后,期货公司会走不同的"路"。

未来1-2年,如果再有一个公司分类监管ABCD评级的话,一定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现在还没有一个可以跨平台整合的,既能做证券,又可以做期货的软件。

目前一些大机构明显的是一种风险验证的心态。

程序化交易是系统化交易的一种终极体现形式。

我们不要停留在任何一个人为判断的空间,应是“非黑即白”,这种非黑即白的思维用电脑“1、0”语言来表现,是最合适不过的。

我自己对程序化交易也是一如既往地投身其中,同时乐此不疲。

目前的世界上大约有70%的交易是由程序化完成的,未来中国一定会不断接近并且超越这个水平。

不高效的市场,一定会有很多套利机会。

外汇跟期货市场也有一些区别,主要是一些重要事件对外汇的影响要比期货强烈得多。

但是我犯了一个挺严重的错误,每次都是拿到一个很短的利润,拿了就跑。

到后来,能够稳定盈利,那种感觉挺美妙的。

就算在你脑子有一万个好点子,如果一个都没法有效执行,那还不如只有一个中等的方案,但可以贯彻下去。

海外做共同基金、对冲基金的人多一些,国内的都是散户单干偏多,这是最大的区别。

未来会做的最好的,第一个是北京了,第二是上海,第三就是浙江,第四是深圳。

如果浙江是期货大省的话,那么深圳就是民间资本之都。

(如果商品指数期货推出)首先可以回避一些通货膨胀,另外也可以监控通胀。

虽然没有股指期货来的意义深远,CTA的意义一样占有很高的地位。

将来优质的期货公司数量或许只占现在数量的三成,而CTA发展的过程,正好会加速行业的优胜劣汰。

中国传媒行业已经进入到一个“屏时代”,第一个电视屏,第二手机屏,第三上网的电脑屏。

我特别推荐《通往金融王国的自由之路》,这是一个本对很多人能起到启蒙作用的书。

 

期货中国1:孟先生,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中接受期货中国网的专访,作为行业内为数不多的期货类电视节目的制作人,业内人士几乎都听过您的大名,《期货时间》这档节目也素来以其专业性和实战性而深受业界好评,就您个人而言,是如何定位这档节目的?

孟一:首先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期货的投资者,要做一档期货的电视节目,肯定要以赚钱为目的,如果节目当中不能够给观众传递一种赚钱的理念的话,那就是失败的。所以在《期货时间》节目当中,我们秉承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理念,希望可以将正确的投资理念传递给观众。同时“做中国最好的期货节目”是我们永远坚持的理念,目前来看,我们已经做到了。

 

期货中国2:《期货时间》对于期货行业而言是一个不错的展示的舞台,而对于行外人而言,也是一个了解期货的窗口,您是如何把握让节目如何在不失专业性的同时,又能权衡照顾一些初涉市场的观众,其中您或者您的团队是如何协调的?

孟一:可以用四个字概括——深入浅出。怎样把一个专业的东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这也是我们节目始终在讨论的问题。此外,我们证券资讯频道是以证券节目为主体内容,节目的受众非常大,《期货时间》占据了一个比较黄金的时段,每天晚上6点到7点,我们怎样才能把股票和期货的区别跟大家讲清楚,又有哪些交易方式能走向盈利,这些都是很重要的。

 

期货中国3:这几年期货行业在国内资本市场地位不断提高,发展的速度也是非常快,规模更是“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09年新上了钢材、早籼稻、PVC三个新品种,今年我们又迎来金融期货的元年,当然这些对于期货行业内是有了新的挑战,对于您这样的行业媒体人,是不是有了新的要求?

孟一:这是必然的,首先股指期货的重要意义就不需要说了,不论用怎样的形容词来形容它的上市对于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都不为过。对股指期货的了解和学习,有了新的要求,尤其是期货媒体工作人员。比如关于它的结算制度和商品期货相比就不同,也许您本身参与期货,对它已经有了一个了解,但是期指的推出后就有了新的要求,再有就是对它的标的物——沪深300指数,也要有一个认识,甚至对是它的权重股,起码排名前十位的是哪几个要大概知道。它的一个交易制度、交割制度、交易时间,等等一些很细节的东西,作为一个财经媒体人,是应该具备专业素质。

我们有句话叫“与时俱进”,随着不断有金融衍生品推出,对我们媒体来说,肯定是不断地提出更高的要求,要活到老学到老,很多行业都是这样。

 

期货中国4:股指期货在4月16日正式上市,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金融工具的上市,您觉得现阶段它对我国资本市场意义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孟一:意义当然非常的深远,我觉得有现实意义的大致有三个方面:

第一,就是我们期货市场包括商品期货市场最有贡献的一个功能——价格发现功能。如果说一个国家的股指,可以从990多点涨到6000多点,在从6000多点又重新跌回到1600多点,我认为这中间的波动,是不正常的,我们做一个简单统计,发现美国在08年受到次贷金融危机之后,它的市场波动幅度是小于中国的,这是为什么呢?个人认为就是因为他有一个金融衍生品市场在其中起到一些作用。有些人认为股指期货是市场的加速器,而我认为它更是市场的稳定器。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进行股指期货投资的一般都是具有专业知识和经验的人群,当市场表现不理性时,他们需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或许股票涨到5800的位置,就觉得股票的价值被高估了,那么他们可以卖空股指期货。举个例子,期指跌了很多,股市又跌不下去的话,我们可以通过抛现货,买期指来做套利(毕竟是现金结算,很方便),而在这个抛现买期的过程当中,市场的传导效应就被充分的体现出来了,现货指数可能就直接跌下去了,期货指数或许在某种程度上会平稳。或者反之,那到1600点的时候,我们把方向反过来,买现货,抛期货,这个过程不断反复,就起到了稳定器的作用。

第二,它提供给大家一个非常有效的避险工具。在期指推出之前,股市下跌的时候,大家只能望跌兴叹。我举个例子,你招商银行一个法人股持股股东,上市之后你的股票不可以抛售,股票涨跌多少都和你没关系,毕竟你的股票要在解冻期之后,才可以进入市场,假如这个时候股指已经6000多点,你认为利润目标达到了,想做一个兑现的时候,原来没有办法,只能看着它跌下去,但如果有股指期货,你就可以参与了。因为我们研究发现,招商银行与沪深300指数相关系数可以达到0.9以上,所以你抛出一定的股指期货,在某种意义来讲,就是一种套期保值行为。所以期指的上市对于法人股的持股人,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机会。我觉得未来,期货公司的客户对象可以转向一些法人股的持股人和公司,他们对这方面有很强的投资需求,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客户源,而且他们来投资股指期货的话,一定是一个双赢的事情。

第三,它对我们的资源配置有优化的作用。目前市场的公募和私募资金都宣称自己如何优秀,这种现象在目前市场来说,初期可能还比较合理,但是中国A股市场本身就存在一些弊端,包括基金法对基金仓位的一个限制,以及牛市大家全赚钱,无论你什么样都可以赚钱。那么一旦股指期货出来之后,即使对基金仓位还有一个限制,比如70%的持仓,也可以通过期指避免市场给你带来太大的冲击,以及股市下跌给你带来的风险。那么经过市场的大浪淘沙,或许一两年你就可以发现哪些基金经理人是真正优秀的基金经理人。在他们的投资理念得到一个展示的同时,散户投资人就会更加愿意将资金交给他们去打理,这个本身就是一个资源配置的过程。原来一些不是很专业,只是靠运气获利的基金管理人,会暴露出来。所以说只有在退潮时,你才会发现谁是裸泳的人。

期货中国5:期指上来之后, 就期货行业内,传统以商品期货为主的公司和券商背景的期货公司之间的竞争会进一步加剧呢?还是因为业务模式有所分化,反而各自有所倚重?

孟一:这个问题非常好,我曾经就这个问题专门做过一次调研。我举个简单的例子,首先就是从持仓规模到资产规模上来讲,我们所有期货公司中排第一的——中粮期货,这是一家非常典型的以传统商品期货为主的公司。另外一个和它对比的,就拿银河期货来说,这两家公司的竞争,你都可以看出来,他们两家会有典型的业务模式分化。

因为股指期货上来之后,期货公司会走不同的"路"。比如中粮对于股指期货几乎没有任何动作,包括前段时间我和他们的一些行政和高管打电话的时候,他们也提到公司金融期货的部门其实是成立了,但却不是主推的一个方向。通过大商所的持仓结构,也可以明显的看得出来,中粮的重头还是放在农产品市场,所以金融期货对于中粮而言不是他们所重点考虑的方向。未来,比如像中粮,金瑞期货这样的企业,在传统行业做的非常出色,还是会走专业化的路。金瑞就做好金属,中粮就做好农产品,再比如一些地方性特别明显的,像长江期货,它可能做好武汉,维护好湖北一片,不再进行大面积的竞争了。业务模式会明显看到分化,而像券商系的公司,他们本身的研发实力也好,对于证券和期货的理解也好,可能比其他企业要有一定的优势,那么在未来它们肯定是把股指期货作为一个大头。券商有IB资格,同时自身又有那么好的研发中心,像银河它们自己有一个基金的研发部门和研究部门,非常强,不但自己研发基金,还研发别人发行的基金,这样的公司一定会把股指期货作为一个战略突破口。

我觉得未来1-2年,如果再有一个公司分类监管ABCD评级的话,一定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期货中国6:大家都在说,股指期货的到来意味机构的时代来临了,但就股指期货正式上市前的开户性质和上市后的持仓量来看,机构表现似乎还是比较冷的,就您对期货行业的了解,很多机构充当“看客”的态度主要是哪些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孟一:这个确实有很多方面的原因,咱们先举两个数字,截止到上市第一天,股指期货开户数为9137户,机构户是138户,机构的比例是很低的,那么为什么是这样一个现状呢?现在政策还没有给机构一个合法的途径来交易股指期货。比如现在很多阳光私募,包括公募基金、保险公司、银行等。没有政策的许可,参与的意愿自然比较低(4.26日,我们的访谈后第二天,证监会《指引》出台)。

另外,现有市场上已经形成一定规模的基金,政策上也是不允许进入期指市场。我上个月去深圳去主持一大型的私募基金年会,各个私募的掌门人都有提到这样的一个问题。几个私募老总,在圆桌论坛上一致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不是我们想不想参与的问题,而是国家让不让参与的问题。你本身没有这样一个政策,也没有一条正规的通路,让他们用什么身份去参与这个交易呢?现在期指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就像商品期货的机构投资者一样,就是一法人户。

这其中会牵扯到很多很多的问题,他们想做的是套利,期现套,但是现在都没有联通,期货和证券之间甚至也没有任何通路,那么你想让他们“坐下来”,其实很难。包括国内很多软件也存在这样的问题,要么就是股票,要么就是期货,现在还没有一个可以跨平台整合的,既能做证券,又可以做期货的软件,只有这样才可以做股指跨品种的期现套利。目前只有一家“根网”这方面做的还是比较优异的。

第三,可能出于我个人的观点,也就是出于上面的两个客观条件,目前一些大机构明显的是一种风险验证的心态,看看这个品种运行一段时间之后,成交量、持仓量会不会满足它们,然后再进入市场。

 

期货中国7:您对恒指、道指等国外的期指是否有所研究?我国的股指期货是否可以借鉴它们的一些经验,或者从它们的运行中获得一些启示?

孟一:首先,借鉴它们的经验是肯定的,我相信我们股指期货在准备和上市的过程当中,已经借鉴了大量的国外的经验,包括我们的持仓规模限制,以及未来基金参与期指持仓10%-20%这样一个套保区间。

还有一方面,期指对股指的影响,我觉得还是偏低的。拿美国和韩国刚推出股指期货的状况来做比较,美国股指期货上市之后,市场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当时美国期指上市是全球第一家,很多老百姓不了解,另外一些基金运用数学模型计算出来这其中确实有利可图,第一批开设期指的几个国家在开始都出现了大涨,主要是因为投资者通过买成分股实现期现套。后来,韩国推出股指期货后,股市是一个大跌,这个大跌我觉得其实和股指期货上市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当时正好处在98年,处在亚洲金融危机的一个窗口,他们的股指大跌和股指期货上市有必然联系么?我认为没有。

 

期货中国8:程序化交易在海外已经有将近30年的历史,而国内则是起步不久,长期的角度而言,程序化交易可能会越来越发展壮大,有部分国内交易高手,都已经开始尝试,一些已经做出一些投机模型或套利模型付诸实盘,个别的成绩也是比较突出,您对于程序化交易是怎么看的?您是否有过尝试或者愿意去尝试程序化交易?

孟一:我自己就是一个程序化交易员,并且我对“文华”他们的编程方面,应该说有点研究,我觉得程序化交易是系统化交易的一种终极体现形式。我们平常讲的系统化交易,就是要求自己的投资风格一定要量化。我们不要停留在任何一个人为判断的空间,应是“非黑即白”,这种非黑即白的思维用电脑“1、0”语言来表现,是最合适不过的。程序化交易在中国应该说还算是刚刚兴起,但未来会有一个非常好的前景。

我自己对程序化交易也是一如既往地投身其中,同时乐此不疲。

 

期货中国9:随着股指期货正式上市并且交易量的逐渐增大,程序化交易也可能被应用到股指期货中,您觉得程序化交易会如何融入到我们期指的应用中?一般会有哪些形式?

孟一:我认为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目前的世界上大约有70%的交易是由程序化完成的,未来中国一定会不断接近并且超越这个水平。首先中国IT的人才一点不比欧美的少,所以整个70%的水平,应该是我们的程序化发展的第一目标。

股指期货程序化交易应用形式类似于商品期货,主要有三种:

①传统的趋势分析型的程序化交易。

②套利型的程序化交易。

③高频交易的程序化交易。

 

期货中国10:您在留学加拿大渥太华大学期间,研究方向是无风险套利模型,您觉得我国的股指期货上市后会不会有较多的套利机会?

孟一:我觉得上市第一天特别明显,那天最高的位置3488点,而当时现货指数跟它的价差达到了2.5%。我们简单的想象一下,这2.5%这相当于任何风险都没有的月收益率,我们简单年化一下,应该有30%,这30%以上的收益是多少大机构梦寐以求的一个收入。目前一些一级市场打新股的大机构,都是有几十个亿甚至更多的规模,其实这样的收益对他们来讲是非常非常高了。他们如果发现在股指期货上有这么好的一个投资机会,一定会大力参与。而且你们知道么,第二天周一大跌的那天,期指价格和现货指数的价格“平了”,相当于一天就获得2.5%收入,这对于很多人来讲是个太大的诱惑了。

当然,现在这个市场才刚刚起来,未来市场越来越成熟,像这样的套利机会转瞬即逝。就我来看,运行的第一年,这样的机会还是会多次出现的,不高效的市场,一定会有很多套利机会。一旦参与套利的基金多了,这种机会就会慢慢的消失。这也是任何一个市场从幼稚到成熟的必然过程。




最新资讯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总排行